發表新文章

  • 性別
  • 來自
  • 生日 0000-00-00
  • 等級 系統管理員
  • 發表主題 851
  • 發表評論 0
  • 頂過主題 0
  • 踩過主題 0
  • 積分 1702 點
  • 上傳附件 140 個

網易騰訊互掐:誰在模仿

1805天 18小時 28分鐘前

來源: 原創

本文同時發佈到:騰訊 育兒百科

   
網易騰訊互掐:誰在模仿
最近,網易高調指責騰訊“抄襲”他的iPhone新聞用戶端應用,據說還向蘋果投訴,要求撤下騰訊的新聞用戶端;隨後引發了關於網路應用中普遍相互模仿的討論,有人也不失時機的指出網易自己其實也抄,比如大眾點評網就認為網易的“飯飯”抄了他的“飯飯用戶端”。

確實,假如我們仔細檢查各大門戶的每個應用,不難發現,他們的很大部分產品都存在模仿痕跡,抄來抄去的現象十分普遍。通常,一家的某個應用一旦熱起來,馬上就會引來大批跟風模仿者。而且,最初的那個創新者實際上扮演了產品類型定義者的角色,一些基本功能和特性一旦被使用者接受,後來者是很難有其他選擇的。

儘管與革命性的創新相比,模仿跟風顯得比較低端,特別是毫無新意的模仿,顯示了模仿者的缺乏創造性和想像力、不思進取,甚至品位低下,會影響他們在消費者心目中的形象,而假如一個產業中只有模仿而沒有創新,也表明它的創新機制缺乏活力,或許也反映了其總體的市場環境不那麼有利於創新。

然而,這些都不是指責模仿者的理由,作為市場的個體參與者,選擇模仿策略是再自然不過的做法了,沒人有義務一定要去創新;無論是在法律上還是道義上,只要沒有侵犯智慧財產權,產品模仿都是無可厚非的。

“抄襲”這個概念原本是針對著作權的,後來詞義有了衍伸,把許多模仿行為也包括了進來,但我們不能因此而忘記對享有著作權的資訊作品的抄襲和普通模仿之間的差別;作品抄襲不僅違法,而且可恥,因為抄襲者不光是未經授權的複製了別人的資訊作品,而且虛假的聲稱這是他原創的,這是一種欺世盜名的行為,企圖獲取他原本不配擁有的聲譽,假如沒有這一虛假宣稱,那就僅僅是非法複製,不是抄襲。

可是,抄襲之所以容易被認定因而能夠加以譴責,是因為它極不可能在非故意的情況下發生,獨立創作的兩大段文字恰好相同的概率實在太低,完全可以忽略;所以原則上,資訊作品必須有足夠的長度才能得到著作權的保護,假如張打油一口氣創作發表一億首單句五言詩,恐怕就不能保護了,否則他後面的詩人們就太容易觸礁了。

可模仿就不同了,被模仿的東西未必包含很大的資訊量,比如網易聲稱被騰訊“抄襲”的新聞用戶端,其中可供對比的設計項目也就十幾個,而手機介面和開發平臺留給設計者的選擇空間原本就極為有限,即便大家都不刻意模仿,數十上百家應用開發商設計出的產品中,也很可能有幾個是非常相似的。

況且,設計並不是個隨機過程,假如兩個廠商的需求定位相似,為了迎合消費者的偏好和習慣,產品設計也很容易趨同;還有技術上的路徑依賴,身處同一時代的設計師,擁有相似的教育和文化背景,手邊工具箱裡的技術手段也大同小異,當他們面臨相同的設計問題時,做出的選擇很可能是相似的。

既然我們難以將刻意模仿和由非主觀故意所導致的相似性區分開來,也就沒有理由保護那些資訊量遠小於文學和音樂作品的產品設計免受模仿;而且,既然這些設計在當時的背景下很容易想到,連設計者也不覺得有必要為之註冊專利,那就更沒有必要為之建立其他類型的排他性來激勵其創作。

實際上,在技術和產品演化的漫長歷史中,多數新工藝和新產品都是模仿的產物,零星和局部改動是常態,全新設計只是少數,這並不妨礙技術不斷進步,新產品不斷湧現,新問題不斷被解決,新需求不斷被滿足;假如社會摒除那些以模仿為主、輔以局部小幅改良的“微創新”,那麼絕大部分創新恐怕都不會出現,競爭也將由此消失。